2019人工智能生存指南

2019-01-17 15:11 来源:互联网
2019-01-17 10:27

编者按:本文来自投中网 ,作者张丽娟;创业邦经授权转载。

“资本寒冬加速了马太效应以及行业的优胜劣汰,AI领域也不例外。”推想科技CEO陈宽在接受CV智识采访时说,“不过,AI领域可能是资本寒冬里比较温暖的一个区域。”

当然,2019的温暖,可能也只是相对的。

最近,彭博社消息称,2018年融资22.2亿美元的商汤科技,2019年又将融资20亿美元。

看起来很繁荣对不对?但如果不是现实急迫,巨额的融资并不是创业企业最好的选择——除了稀释股份、抬高估值、增加上市难度之外,如果融资没能高效使用,也会造成效率的浪费。

因此,在这个时候“深挖洞、广积粮”,要么是感受到了深冬的寒意,要么是不差钱的商汤科技认为,在2019年,需要打一场硬仗,而这场硬仗必须要备好充足的弹药。

资本还愿意为AI输送弹药,这是AI行业的幸运。但是,如果连商汤科技都在一路狂奔的话,AI的2019年,将充满了刺激与挑战。CV智识将在接下来的时间,和AI同行,和大家一起同行。

巨头通吃时刻来临

与商汤科技一样,推想科技也是AI+医疗领域的佼佼者。成立短短3年的推想科技,分别在2018年的3月、12月拿到了两轮巨额融资。

陈宽在接受CV智识采访时也提到,推想科技融资的前后,也基本属于资本寒冬的深冬状态,融资过程大概持续了前后4个多月的时间,融资过程确实比以往更长一些,投资人也会看得更细。

当然,陈宽对融资金额还是非常满意的,融资目的主要也是业务发展不错,所以融一笔钱继续扩大业务发展优势。

统计显示,2018年上半年,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融资规模达到435亿美元,中国的规模达到317亿美元,占了全球的四分之三以上。看起来,中国对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融资热度不减。

然而,仔细深究下来,整个AI的风口期已经过去了。

比如,在2017年C轮融资统计表中,最亮眼的“超大额”融资人工智能已经占据了大半壁江山:蔚来汽车10亿美元,商汤科技4.1亿美元+15亿元,小鹏汽车22亿元,旷视科技4.6亿美元,明码生物科技2.4亿美元,七牛云10亿元,寒武纪1亿美元,依图科技3.8亿元,云知声3亿元,码隆科技2.2亿元……

2018年同样如此,AI各个领域的头部企业,都拿到了一轮甚至两轮以上的巨额融资。商汤科技、旷视科技、依图科技、云从科技、推想科技、优必选、奥比中光、信析宝、思必驰、寒武纪等等都拿到了巨额融资,脱颖而出,成为行业的佼佼者。

除此之外,海高通信被18亿高价收购,车音网以16.68亿并购,腾讯12.66亿战略投资东华软件,特斯联获得12亿刷新AIoT领域单轮融资纪录的高额融资……

投中信息CVsource的数据清晰地印证了这一点。在2018年整体投融资案例之中,C轮、D轮、战略投资、上市及上市之后的占到了整体投融资案例548项的13.3%。

大量看起来增加到人工智能领域的资本,实际上被相对集中地投放到了中后期的AI项目中,相同领域的早期项目已经日愈趋冷,乏人问津。

0.6%的残酷存活率

当然,上述拿到巨额融资的这些独角兽们和准独角兽们已经是被众多AI创业者各种艳羡的了。

2018年6月底,北京经信委等通过大量调研编制而成的白皮书中,截至2018年5月8日,全国AI公司共4040家,而这其中拿过风险投资的仅1237家(含31家上市公司),仅占总数的30%,且大部分处于A轮阶段。北京1070家AI公司中,A轮及以下的公司占比57%。

在这些数据的基础上,还有正常投融资的规律:从A轮到B轮融资,约有60%的公司会死掉;而从B轮到C轮,又将淘汰近70%,也就是说,从A轮到C轮间,大概存活下来的项目不足12%……

只有不到0.6%的AI企业能躲过一轮又一轮的劫难,活到C轮以后。2019年,也必将会成为诸多AI初创企业的终结之年。

和过往根据概念即可投资不同,当下AI的投资逻辑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“我们投AI的时候,更看重落地场景的可操作性。”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榆镔直言不讳地说,“人工智能本质上还是个2B的生意,那么务必就会比较慢,也势必需要很扎实地去做业务,所以我们没有投那种高增长或高爆发型的项目,我们也没有那种就是创始人个人背景非常华丽的科学家,但我们投的项目基本上都是比较扎实在做业务的。”

线性资本对外发声则更直接:“AI行业将会迅速褪去光环,成为脑力活和体力活并重的一个行业。原来行业里常见的明星AI技术公司,一年内融资好多轮,然后以极高的价格迅速招人的现象会大幅度减少。因为AI公司必须要落地,必须要和行业结合,必须要干很多苦活累活。”

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对CV智识表示,2018年丰厚资本已投的人工智能项目偏向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落地,而非通用技术类的项目,尤其是设备端的应用,会注重同时结合IoT设备。

国科嘉和基金执行合伙人陈洪武也提到,“我们对项目的评判本着‘人为先事为重’的原则,一是团队的商业能力,二是他们所做的事情。我们投资的AI公司都有各自的特点,比如真正提升行业效能的,比如针对传统行业做出极大改进的。整体来讲,创业者对所处行业都有相当大的正面促进作用,这个才是他们能提供价值的所在”。

启迪之星创投总经理刘博在接受CV智识采访时表示,“我们专注于早期投资,更看重创业公司技术在业界中的核心竞争力,以及产业化的时机对不对,市场是否成熟,团队是否可以马上找到切入市场的点,在市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技术是否可以马上应用落地,等等。”

毕竟,类似于商汤科技这样的头部企业,已经吸引了很大一部分的融资额。单单计算机视觉的“四小龙”2018年就吸金将近200亿元。

只有完成上述问题的迅速迭代,才有可能在2019年随着资本以及巨头和头部公司的不断押注,被大家反复考虑和衡量。

如此一来,刚刚达到种子、天使、A轮等初步融资阶段的众多创业公司,必然要尽快考虑技术与落地之间的距离,考量好落地后商业场景的真实与否、规模大小,靠自身核心竞争力快速完成商业闭环,以便在抢夺更多市场份额的同时,获取到更多的商业价值。

饥饿游戏永不休

在看起来还算“温暖”的AI行业,当CV智识向众多创业者问及融资详细情景时,几家刚拿过巨额融资的独角兽或准独角兽,纷纷婉拒、顾左右而言其他。个中原委,或许不足为外人道。

CV智识获悉,2018年AI的融资远比外界看上去的艰难。即便是独角兽们,也都需要早早地启动下一轮融资,不断地拜访投资人,比较各家机构给出的条件,甚至是过桥贷款和严苛的投资条款。

2018年下半年这个趋势进一步加剧,AI融资在2018年上半年就已经达到了317亿美元,与此同时,整个2018年AI市场规模只有300亿元人民币左右(50亿美元),考虑到BAT、TMD在其中的比重,AI独角兽们的市场规模不会超过一半。

这些艰难,也将会在2019年转换为真真切切的营收压力。

一方面是后期独角兽们的营收压力,另一方面是少得可怜的市场规模,CV智识甚至可以断言,2019年,一场残酷的淘汰赛即将开启。在现成的市场上,一场明争暗斗是免不了了的。

这场争斗其实早就初露端倪了。以“CV四小龙”为例,云从科技说2017年承担国家重大项目,商汤科技2018年就成为了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发创新平台;商汤科技称自己在智慧城市、智能手机等行业已快速落地,云从科技就透露安防领域、金融领域收入占比……

具体到业务上,形势就更加明显。商汤的客户有OPPO、VIVO、奇酷、美图,但同样的,这些“不专一”的手机厂商,同样也采用了旷视科技、图普科技等技术解决方案。

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曾向媒体透露,这种分区域、分品牌的制衡对手机公司而言,可分摊供应商过于集中的风险;商汤、旷视则会战战兢兢,唯恐落后,拼尽全力。

如果整个AI市场规模没能急速增加,那么大家必然会在2019年,陷入鏖战之中。

AI的“暖冬”有多冷?

CVSource相关数据显示,在2010年到2018年,人工智能记录在案的投融资案例分别为:2010年24项、2011年42项、2012年36项、2013年71项、2014年197项、2015年413项、2016年464项、2017年508项、2018年555项。

这其中,在2016年之前,人工智能领域每年C轮及以上的融资数据不超过10项,2016年为11项,2017年为21项,到了2018年,就变成了44项,单笔融资的平均值被大大提高,甚至2018年上半年的融资额就已经超过了2017年全年。

AI创业企业仍然能拿到投资,投资总额仍然在增长,但在这一切的背后,一切又越来越艰难,所有的企业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在接受CV智识采访时,吴智勇也提及了业界都很关心的话题:2018年毫无疑问是投资速度很缓慢的一年,大家的节奏都慢。尤其是进入下半年后,项目融资速度普遍减缓、难度加大,项目估值普遍降低。

这其中,进入更后轮次的创业公司,即便是头部公司,正在不断地广积粮、多扩疆,提高自身盈利能力的同时,不断地铺陈前进之路。

此外,在资本已经对整体市场有了预期的情况下,AI初创企业的生存总体都会变得更艰难。

所以AI的初创企业必须一开始就想着如何能活下去,只有一开始就有技术优势、有生存场景,甚至有营收进入,才可能活下去,甚至可能还要通过低估值等方式,来吸引投资人的注意。

两者之间,在“暖冬”里,最难过的当属中游企业。那些夹在中间的,只有等估值调整到位后才会变得对投资人有吸引力。

诸多投资人都认为,在2019年,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,整体的情况并不会有所好转。大家的共识是,2019年或许会更冷,对创业者的考察相对也会更全面更谨慎。

吴智勇提及,丰厚资本判断2019年尤其是上半年,投资市场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好转,一是大环境不会迅速的变好,二是最近这半年很多基金的募资都不是很顺利,所以2019年整体市场的资金弹药会比较少,大家出手也依然会持谨慎态度。

“2019年甚至未来几年,我们判断经济增速放慢,产业结构持续调整,我们会加大科技,特别是硬科技、颠覆性技术创新领域的投资。投资有团队技术有积累、有应用落地场景、市场开拓能力的项目。”重仓人工智能的英诺天使投资基金合伙人周全对CV智识这样说道。

陈洪武亦表示,2018年的资本寒冬还没有到谷底,2019年创业者将遭遇更冷的资本环境。但即便如此,在2019年,有好的团队估值高,国科嘉和也依然会投,并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寒冬,就对企业刻意压低估值,甚至好团队就应该给好估值。

丰厚资本还会随之改变自身,吴志勇说,“我们花了更多的时间在投后服务方面,帮助所投项目一起做内部梳理和提升,并提醒他们特别注意降低成本和保证健康的公司现金流。”

当然,也有一些风投机构正在展开逆周期的投资。

黄榆镔就此对CV智识表示,“经过过去几年的风口论,基本上标的都会受些影响,平均质量会有所提升。关于2019年,宏观经济上看经济环境比较差,这是共识,但云启还是会比较稳步渐进。”

“寒冬才是播种的时候,天使投资应该逆周期,提前布局。”周全说,英诺天使并没有放慢投资节奏。

刘博认为,在未来的一年节奏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坚守我们的投资策略和步伐节奏,在大浪淘沙中坚守自己。

靠落地熬过2019

在2018年的世界杯中,各路人工智能系统纷纷大显神通展开对管家的预测,预测的结果也各不相同:有结果称德国夺冠率最高,为28.6%;有结果称前三名将是德国队、巴西队和阿根廷队。而来自肯尼亚投资银行和美国微软人工智能和数据科学专家Peste的预测结果却完全一致,均为巴西。

最终的结果,大家也都知道了,冠军属于法国。随后,大多数AI都偃旗息鼓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如今,大家都身处局中,虽然没有如愿预料到如此的雪上加霜,但仍然要努力地坚持在2019年活下去。

在CV智识采访的众多投资机构中,大家也在不断地提醒道,众多创业企业要注意自身的发展以及聚焦商业本质。

目前,人工智能已经在多个行业落地,很难讲哪个行业会被看好,现在很多传统行业与AI结合以后,大大提高了效率、准确度和商业效能,这些行业都存在爆发的机会。

“人工智能创业企业还是应该要聚焦商业本质,而不是单纯强调AI的能力。随着技术的发展,AI能力很难有太大的差异,最重要的还是聚焦在行业的应用,解决实质性问题。” 陈洪武就这样提醒道。

吴智勇在提及接下来2019年丰厚资本的重点投资领域,就直接提到,“人工智能在应用层落地的项目投资,以及AI与IoT的结合(AIoT)在产业2B的技术导向型项目将是丰厚资本重点关注方向之一。”

换句话来说,AI企业就是要踏踏实实把产品技术做出来,并落实到具体的应用场景中去,有比较稳定的造血能力,顺利生存下来,后期才会有很多爆发的可能性。

近期,吴恩达援引麦肯锡报告指出,2030年,AI将会为全球人类贡献13万亿GDP。他说,AI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科技公司。未来,像制造工厂、农业器械厂商、医疗行业,也会开发多很多AI解决方案以助力业务发展。

10年后世界,谁又能说得清楚?最近,王兴在饭否发了一段文字,“听到一个段子:2019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”

4000多家AI企业,在这个已经显得拥挤的热门赛道中,将如何生存下去?又将如何从规模有限的市场中分一杯羹?2030年太遥远,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度过2019年。


延伸 · 阅读